多所名校2020申请将提前关闭?比它更值得关注的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13 19:50

  由于今年各种各样的国际局势,明年开启的PSW毕业生工作签证,还有英国脱欧后可能会出现的欧盟学生减少等原因,导致2020年的英国名校的硕士申请量激增,不少大学都纷纷提前关闭相关热门课程的申请,

  所以最近不少家庭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留学申请,丝毫不敢松懈。其实不仅是英国名校,想将孩子送入美国藤校甚至全世界顶尖学府的家长们的脚步也从来没有停歇过。

  她说,这些年来仍然会有一些相熟或不相熟的人来问她,是怎样把两个女儿送入藤校的,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事。

  然而这位妈妈却说,“不管上不上藤,都应该把孩子培养成藤校想要的人,有良知和理想、对人友好、与人为善、关心社会、奉献集体,这些只是基础”。

  所以,藤校招生中究竟藏着怎样的价值观值得我们的家长和孩子思考?今天,播播老师和大家一起来聊聊~

  Michael Wang,华裔考生,ACT满分,高GPA,13项AP课,各项社会活动经验,被所有申请的藤校拒绝,进入威廉文理学院。

  Shaan Patel,印裔,SAT满分,生长在教育落后地区,获每州仅2人的总统奖,被所有申请的藤校拒绝,进入南加大。

  成绩那么顶尖的两名亚裔学生,却频频遭藤校拒绝,实际上大家可以去查一下,具有SAT和ACT高分而被藤校拒绝的学生里,并不仅仅是亚裔。

  问题出在哪里?这些孩子的家长太注重知识的学习了!藤校根本不缺成绩好的学生,当今更多国际顶尖学校看重的是学生对知识之外的热情和执着。

  GPA、SAT这些鉴定考试成绩是门槛,但仅有成绩是不够的。前哈佛大学招生官也说,“我们每日审阅的大部分学生的标化都远高于平均水平,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与全球化大社区有联系的新一代青年,有领导力,也有思考能力的独立个体。”

  文章开头的这位妈妈,她说她的大女儿有很多缺点,但她非常懂得为别人考虑,能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帮助别人。

  老师动员了一番后,只有她说“我可以去吗?”于是,她坚持了三年,每周去为贫困少数族裔的孩子们辅导数学和阅读。申请大学的文章里,她讲了这个经历对自己人生观的改变,并说自己一生的目标就是为贫困和少数族裔的孩子们创造平等受教育的机会。

  所以,在后面的Harvard面试中,给她面试的教授在她被录取后说:“这几年面试的学生中,只有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只有她一个人进去了。”

  之前有看到的一个CNN的新闻:两个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同时都被美国常春藤联盟的八大名校录取,也就是俗称的藤校大满贯!

  两个学霸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大家纷纷猜测,也许他们从小就在虎妈虎爸的棍棒下成长。但其实,他们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家庭教育环境——

  马丁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家境优渥,父母只希望孩子能快乐,从不给孩子压力;克瓦斯则是非裔移民二代,有个非洲虎爸,从小就对他高压管教,誓要培养他成才。

  就是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家庭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最后却殊途同归,得出了一样的教育结果,这确实足够有力地反驳了任何一派教育的拥簇者。因为大部分时候,人们总爱将孩子的不成才归结到“不够好”的教育方式上。

  马丁的父母都认为要给孩子精神上的自由,所以从来不会强迫他学习。甚至高中期间,老妈还劝他放慢脚步。因为他们觉得从小就培养孩子的内驱力才是最重要的,在做护士的妈妈看来,只要孩子在做他们感兴趣的事,愿意坐下来,就应该让他们专心去做。

  正是这样的父母,给了他“自由的灵魂”。马丁也正如父母希望的那样,发展出了自己的特长:小时候他就会自己坐在家里的地下室翻数学书,试图通过方程式来解开龙卷风等极端自然灾害的谜团(学霸气质初显:自己找答案),所以马丁从小的愿望就是做一名气象学家。至今,气象学都是他的兴趣之一。

  马丁靠着自己强大的内驱力在前进,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理想——希望致力于平衡经济与环境保护方面的工作。

  但非裔移民的身份,也让克瓦斯上学期间遭受到一些外界的压力和歧视,一度让他丧失学习的热情,好在父母用自己的经历积极引导和鼓励他,才渐渐养成了克瓦斯坚强不服输的内心。

  克瓦斯的父亲是一位注册护士,母亲则是护士助理,医护工作一直深深影响着他,所以从小克瓦斯就想长大做一名医生。即使在课业负担比较重的高中,他的父亲也坚持要他去离家一个半小时路程的当地医院做志愿者。

  后来,克瓦斯选择了耶鲁大学,进行医学方面的生物研究。他坦言,父亲对他的影响极大,他非常欣赏父亲那种为了梦想坚持到底的毅力和责任心。

  像马丁这样有个性、有想法、主动自觉,或是拥有负责任好老师和浓重学习氛围的孩子,可以适度“放养”,自由的环境更能激发出创造力;

  而像克瓦斯那样缺乏自我约束力与目标,或时常遭遇外界挑战的孩子,更需要父母的管教,帮助孩子树立坚定的信念和奋斗目标。

  十几年前的招生价值观,强调的是全面均衡发展,这样的孩子需要学业成绩高,课外活动丰富,各种奖项多,文书写作漂亮……

  但慢慢地,这个价值观开始改变,特别是以藤校为代表的TOP院校,越来越注重申请者在某一实践领域的突出兴趣和作为。

  申请者如果不能把自己在特定方向上的优秀度重点展现出来,而是简单地强调自己的全面均衡的话,很可能就会淹没在大量同样均衡优秀的申请者之中。现实中,大部分的优秀申请者所犯的错误,就是这一点。

  哈佛明确表明要找具有Altruism、Leadership和Creativity的人才。也就是说,这三个方面申请者必须表现出任何一方面的突出兴趣、作为、或者认识。哈佛可以代表很多传统的东部名校,如耶鲁、普林斯顿的价值取向。

  斯坦福对申请者在IT或创业领域的兴趣、作为的强调是非常突出的。这是一个Creativity和Entrepreneurship的复合取向。也就是说,在这个取向上突出的申请者,会被斯坦福看重。斯坦福所代表的是西部的UCB、Cal Tech以及东部的MIT。

  除了这几个比较广泛的“极端”,再比如,康奈尔大学开设红酒、爬树这些离奇的课程,因为他们喜欢更丰富有趣的人才结构;MIT的录取重视多样化,偏向特别幽默的学生、痴迷植物的学生,或者做各种实验的学生......

  中国学生Frank在洛杉矶市长办公室实习期间,为提升美国华人的投票意识,通过大量社区活动、社会义工、拍摄宣传视频等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政治热情,最终以托福107,SAT2150这样并不算优秀的成绩,被哈佛录取。

  热爱泡面的王同学,把亚洲各个品牌的泡面都吃了一遍,这段吃货经历让他最终被罗切斯特大学录取。招生官在录取通知书上写道:“得知你对泡面的狂热后,我们都确信你会坚持到底,能作为罗切斯特的一员,成长得更加强大。”

  更诡异的是:一个吃货妹子,因为申请文书里表现出自己对披萨深沉和执着的爱,最终被耶鲁大学录取了。

  总之,如果你的孩子在某一领域表现出极大的天赋或兴趣,一定要加以培养,哪怕是试错,也有可能在错的道路上剑走偏锋,发现自己鲜明的个人特点。

  教育是一项事业,而不是产业,它并不能通过短期内的投入产出比来衡量,藤校能长盛不衰,也是因为他们长期秉持了这样正确的教育观念。

  因此,教育的过程往往比结果重要,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除了上面播播老师提到的几个需要着重培养的点,还包括知识与热情、好奇与探索,正确的价值观、宽广的视野、独立的人格,还有不俗的品性。

  作为家长,我们要做的,是支持孩子,相信孩子,并时刻保持自省,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陪伴他们走好这一趟生命旅程~

  此外,正在为孩子择校的家长现在就可以报名远播12月7日在龙之梦万丽酒店举办的上海展啦!远播为您请到了领科、耀华、上外、光华等优质的国际学校,近距离了解国际学校的情况。